www.833633.com

规范停车,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资料管家婆文明行车,最大港妹图库六合资料限度减少堵点,确保交

这表明群体看法一旦形成

2016-10-22 10:13

然而,群体心理动力规律可应用来救治和转化邪教信徒吗?心理学的回答是肯定的。这是因为群体心理动力规律早就被邪教组织得心应手地用来捕获信徒,增强其内部凝聚力,成为他们反对政府,组织各种邪教活动的有力工具。比如有的邪教信徒明明重病在身,血压的舒张压高达160,收缩压220,但却自我感觉良好,走起路来蹬蹬响,原因就是他进入邪教群体以后,看到功友们个个都感觉到百病尽除了,强烈的从众心理使得他的高血压病痛从心理上消除了;又比如一些邪教信徒之所以对教主的指示闻风而动,不听政府禁令,千里迢迢进京滋事,就是因为身在邪教群体中的他们在潜意识中有一种要比一比谁更深刻地领会到了教主的旨意,谁的心性更好,谁达到的层次更高的内在冲动与驱力,不这样做,他们在心理上就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心理学称之为群体压力。国外的人民圣殿教,在教主琼斯的号令下,一次就有900多人在圭亚那森林中集体自杀。后来的检查表明,他们中除个别人是他人帮助杀死之外,绝大多数是自杀身亡,其中有许多是老人和儿童。这些人之所以能“视死如归”,群体心理动力中的群体规范、群体感染、个人意识丧失等心理因素起了巨大作用。一切邪教组织,都很注重邪教群体的组建,注重集体练功、集体学法,其目的就是要利用群体动力把信徒凝聚起来,把他们的意志统一起来,让他们在群体动力的作用下,更加痴迷、更加俯首帖耳地听教主使唤,办一些个体状态下办不到的事情,体验到一些在个体状态下体验不到的心理现象,如看到神灵显现,看到转法轮,听到天籁之音等。很显然,群体心理动力已经被邪教组织用来作为发展邪教信徒,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使信徒固守在自己的邪教组织之中的有力工具了。有鉴于此,我们认为也可以利用这一心理学理论为心理救治和教育转化邪教痴迷者工作服务,将之用于“破壳” 是将群体动力的心理规律引入心理救治实践的尝试。在以后的工作中,还可以更深一层地发掘群体心理活动规律,进一步发挥群体心理动力的作用,使之不仅可以用于“破壳”攻坚上,也可以用在破除教主崇拜,消除痴迷者与邪教决裂后的害怕遭报应的恐惧心理上,以及防止转化后的反复等上面。

这些帮教人员在“破壳”过程中,针对信徒不同的痴迷类型,按照干警或干部的安排,采取了不同的谈话方式和内容;在长时间的轮番谈话中,他们以亲身的体会和认识,帮助信徒认识邪教是怎样用祛病健身、心理暗示等诱饵和法术来骗人入瓮的,是怎样对人进行精神控制的,是怎样编造歪理邪说来坑害人的。同时还以过来人的身份,帮助信徒打消各种思想顾虑,解除各种后顾之忧,诱导他们相信党的政策,大胆与邪教决裂。大量事实证明,同样的内容和观点,经由帮教人员结合自身体验说出,对促使信徒“破壳”所起的作用就明显不同。这内在的奥妙,心理学将之归结为群体动力作用。

在十多年来的教育转化工作中,人们习惯于将邪教信徒初入班、所时的对抗、反对、攻击的态度改变到愿意接受救治和教育称之为攻坚“破壳”。攻坚“破壳”实际上标志着信徒们邪教态度的初步转变,虽是初步,但又是十分艰难的一步。一些顽固到底,一直死守邪教信念不放的深度痴迷者,之所以能顽固下去,就是由于无法对之实行“破壳”的缘故。所以群体动力学原理首先被运用在了攻坚“破壳”上。做法是在干警的安排和指导下,由一组“转化典型”组成的帮教群体来操作的。这些帮教都曾经是邪教的忠实信徒,都有一段从拒不接受教育转化到幡然醒悟再到彻底同邪教决裂的痛定思痛的个人经历,并且还有一副愿意帮助别人脱离魔窟的热心肠。由他们组成的群体在帮教邪教信徒“破壳”时,采取的是轮流上阵的模式。他们不是干警,而是以一个曾是信徒又在信徒的基础上向前迈进了一步的人,这是一个很奇特的身份,这种身份的前半部分——曾经是信徒,能使待转化的信徒在一定程度上对之产生认同感,产生曾属一个群体,曾是功友,曾是同路人的感受,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语言基础,这会使待转化的信徒将其视为自己人;这种身份的后半部——在信徒的基础上向前迈进了一步,则会引起待转化信徒的好奇:他们怎么由信并且是那样深沉地信到不信“法轮功”了呢?是受到了威胁和迫害,还是当了叛徒?当然其中也不排除这样的疑问:我所信仰的是否真的有问题?不然,他们过去信得是那样痴迷,现在为什么都抛弃了它呢?帮教身份的这两个层身份都有其作用,曾是信徒这一层可以使待转化的信徒对帮教人员产生“我们曾是一群”的群体感、信赖感,从而减少对心理救治和教育转化的排斥和抗拒;好奇心这一层则有助于初入班的信徒出于好奇,带着一种探究反射的方式认真听取帮教者讲述,因为他想把上述的种种疑问弄个清楚明白,显然,这都是对“破壳”工作十分有利的。

周××,男,1963年出生,某县局科长,他练“法轮功”有两个原因:一是妻子练气功走火入魔,练出了间歇性精神病,听说练“法轮功”能治病(包括妻子的病),所以经人介绍进入了“法轮功”;二是他那里很多人都练,往往是全家人都练,形成了家族式的练功之风,所以他从1994年就开始了练习。为此,2000年就曾被关押过三个月,但没有被转化。这次入班后,自认为练功时间长,法理学得深,对各种形式的教育,总是用其歪理进行辩驳。虽然他是为治病去修炼的,但读了李洪志的书,参加了“法轮功”练习者的集体活动以后,就把“圆满”和进入“法轮世界”当作了自己修炼的目标,一心想成佛成神。入班后,五天的时间里帮教人员对他开展了攻坚“破壳”。他们以自己当初如何上当受骗,痴迷邪教,到如何认识“法轮功”歪理邪说矛盾百出、欺世骗人的邪恶本质,最后同“法轮功”决裂,获得精神解放的亲身经历帮助他,说服教育他。由于这批帮教曾经都是他的“功友”,他们在痴迷的细微情感上有许多共同的体验,对他们的话、对他们走出邪教获得精神上新生的感受,他觉得更为真切,他对他们有“曾是一群”的感觉。这样,他逐渐减少了开始时对他们心理上的排拒,终于能听进他们的帮助,并从他们的帮助中知道“法轮功”的邪说中有那么多的矛盾,有那么多虚假欺人之谈;知道“法轮功”是违法的组织,干的是违法的活动,于是,在痴迷十多年之后,他写下了对“法轮功”的“决裂书”。

群体心理动力学理论是美籍德国心理学家勒温(k.lewin,1890-1947)上个世纪提出的揭示群体心理活动规律的很有价值的理论。该理论认为:个体一旦进入了他所属的群体,他个人的行为和思想就要受到群体的影响,就会出现很多改变。一个在家里寸草不拈,什么都要妈妈递到手上,懒得厉害的小学生,从班主任那里得到的信息却是,该生非常热爱公共劳动,在班上总是主动打扫教室,擦洗窗户,受到同学和老师好评,并被选为班上的劳动委员,该生在家与在校简直是判若两人。为什么会如此呢?这其中就是群体的动力在起作用。所以前苏联的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说得好:与其花很大精力去教育转变一个落后者,不如去努力营造一个先进的群体。他的意思就是群体内的动力作用可以改造一个人的行为与观点。个体组成群体,决不是数量上的简单相加,而是会产生1+1>2的群体心理效应,即“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将转化典型采用组建非正式群体的方式来救治和转化“法轮功”邪教痴迷者是我们对心理学中群体动力学理论的现实运用。

1、利用“转化典型”

心理学上著名的“霍桑试验”发现人群中存在着“非正式群体”。非正式群体不同于正式群,部队里的班、排、连,工会组织中的工会小组,党、团组织中的小组、支部,学校里的教研组等都是正式群体,它是按照一定的规章程序建立起来的。有依规定而产生的领导人。非正式群体则不然,它是由于成员有相似的社会背景、个人经历和共同的需求和情感联系,以及成员的利益或观点一致而自发形成的,因此群体内部有极强的凝聚力。往往会呈现出一种“抱成一团”的现象。非正式群体中都存在着“领袖”人物,这样的领袖人物与正式群体的领导者不同,他不是委派或选举产生的,而是由于自身的吸引力和群体成员的拥戴而自然形成的“领袖”,因此,往往比正式群体领导更具有权威性和影响力。成员的许多观点、见解和行为都会受到他的影响,他的话往往比正式领导更起作用。非正式群体的存在主要靠共同的需要、情感来维系,明显的情感色彩使其内部信息交流具有渠道畅通,传递快的特点。据此,课题组拟定了非正式群体策略。具体作法是用多位已经转化,认识比较深刻的原邪教痴迷者作为帮教,有意地与一位抗拒教育转化的痴迷者形成非正式群体,并逐步让帮教中的某一学“法”最精深的“能人”的威信和影响力上升,使之处于这一非正式群体的领袖地位,然后通过他和整个非正式群体的影响来促成抗拒教育转化的邪教痴迷者的转化。

王某,女,大学文化程度,中学政治课教师。她因积极参与“法轮功”邪教活动,曾两次被刑拘。此人在性格上有两个特点。一是对神秘怪异现象特感兴趣。对未知事物特别是现代科学尚不能解释的自然现象,对那些奇怪志异的传闻和书籍、文章,不仅倾力去打探和收集,还总想弄个明白。1996年,她在学气功的过程中,对佛、道、周易等方面的书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用她的话说,就是“一心要寻求生命的本质和宇宙的真理。”1997年接触《转法轮》一书后,她觉得自己有一下子豁然开朗的感觉,认为李洪志讲的“真善忍”就是宇宙的特性,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她研读《转法轮》不下百遍,自认为找到了“人间净土”,真正领悟到了佛教中的“四圣谛”,认识了“宇宙的真理”。二是强烈的自负。由于恃才傲物,她养成了自负、清高、固执、爱钻牛角尖人格特征,对自己认识、判断事物的能力估计过高,总认为自己博识强闻,见解深刻,判断问题正确。自认为已经精通了“法轮功”的理论,扬言想让他转化只能是痴人说梦,常背后十分骄傲地说那些想转化他的帮教人员:“他想转化我,到头来还不知道谁转化谁?”将他置于由帮教人员组成的非正式群体之后,一位姓刘的帮教很快就成为群体中的领袖人物,他不仅像王某一样精通“法轮功“的那一套歪理邪说,对《转法轮》和“经文”倒背如流,能够准确无误地说出某些“经文”的出处,甚至在第几页,第几行,使用的是哪些标点符号,而且曾经几次听了李洪志的讲“法”,向李洪志当面请教过“法”理,算得上是李洪志的嫡传弟子。当王某得知并确认刘某这一段经历之和领教了她在“法理“上的高深之后,高傲与嚣张气焰顿消,对刘备加敬重,刘所说的,包括对李洪志变相批驳都觉得深刻有理、不敢怀疑和争辩。就是在这样的非正式群体中和这样的领袖人物的影响下,王某较快地破了“壳”,接受了救治,实现了转化。

心理学关于群体动力的研究表明,置身在群体中的个体,不再是互不相干的孤立的个体。他们会在模仿、暗示 、移情、感染等心理活动的作用下,通过形成一定的群体规范、群体压力、群体凝聚力、群体舆论等来影响个体的思想和行为,使个体产生服从、从众、顺从、竞争、合作、责任分散、冒险性转移,归属感、集体荣誉感等群体性行为和心理现象。美国心理学家谢里夫的一个实验生动地说明了群体是怎样影响个体心理活动的改变的:实验在暗室内进行,一个被试坐在暗室里,面前的一段距离内出现一个光点,光点出现几分钟后熄灭。然后让被试判断光点移动多远。实际上光点并没有移动,但在暗室中看光点,每个被试都会觉得光点在移动,这就是心理学中典型的视错觉实验。这样的实验进行几次,让每个人被试建立了个人的反应模式:有的人觉得光点向右上方移动,有的人觉得光点向左下方移动,有的人则认为光点向上方移动,等等。每个人的反应模式不相同。随后,让这些被试聚在一起在暗室内看出现的光点,并且大家可以相互讨论,说出自己的判断。实验反复进行,一段时间之后,大家对光点移动方向的判断渐渐趋向一致,这就是说,群体的看法取代了个人的模式。这种统一是借助模仿、暗示等心理机制而实现的。实验继续进行,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把这些被试重新分开,单独作判断时,每个人并没有恢复他原先建立的个人反应模式,也没有形成新的反应模式,而是一致保持着群体形成的看法。这表明群体看法一旦形成,就会在个体的潜意识中产生一种无形的压力,约束个体的行为。而这种约束并未被个体意识到。所以群体一旦形成,就会产生许多诸如群体凝聚力、群体士气等群体心理动力现象,去约束个体的心理与行为,使他的心理与行为发生相应的改变,不再是原来的个体。群体心理的这些动力性规律,现在已经被广泛地运用到企业管理、心理治疗等诸多领域。